倪鹏飞:房价体系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双刃剑。

见习记者刘世明6月22日在北京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5号:房价体系:中国转型升级的杠杆与陷阱》。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在讲话中表示,中国的转型升级正处于“两极分化时期”。要打破这种“两极分化”陷阱,需要条件和动力的双重引擎。

但实际上,情况往往是双刃剑,房价体系就是其中之一。

倪鹏飞指出,房价体系是中心的、联系的、可变的。

这种中心性表现在我国现行的住房价格体系呈尖顶状分布,具有多层次、聚集性和单一中心性的特点。

在285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深圳房价最高值为33942.12元/平方米,是房价平均值的6.41倍。空高房价城市被高房价城市包围,低房价城市被低房价城市包围。

城市群有很强的单中心性。中心城市的房价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定的泡沫。高房价城市和低房价城市之间有很大差距。

连通性是指一个区域内城市间房价的相互影响,具有扩散效应、虹吸效应、传染效应和迁移效应。

房价在不同空维度上的差异和趋同反映了房价体系的可变性。

1234线上的城市之间的差异继续加大。城市群特征明显。城市群与非城市群的房价差距加大。城市群不同层次的房价差异明显。一线城市群和二线城市群之间的房价差距逐渐加大。一线城市群开始减少,二线城市群增加。

总的来说,目前的房价体系是中国多层次、集群化城市体系的投影,对城市乃至全国的转型升级和竞争力有着重要影响。

倪鹏飞表示:“这可能是经济转型的杠杆或陷阱。”。房价体系通过成本和投资影响经济转型升级。中等偏高的房价有助于推动城市发展,并通过增加高技能城市劳动力比例等方式成为转型升级的杠杆。然而,过高的房价不利于城市发展,甚至可能成为转型升级的陷阱。

为更好发挥房价体系在转型升级中的杠杆作用,摆脱掉入陷阱的危险,倪鹏飞建议,应积极采取有效措施:一是完善和培育我国多中心群网化的城市体系,通过大中小城市(镇)的协调发展来推动转型升级;二是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市场机制,加强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抑制投资投机,让住房回归居住属性,形成合理的房价体系;三是根据不同城市在房价体系中的功能和地位,采取“分级分城施策”的房地产调控措施。为了充分发挥住房价格体系在转型升级中的杠杆作用,摆脱陷入陷阱的危险,倪鹏飞建议积极采取有效措施。一是完善和培育多中心网络城市体系,通过大、中、小城市(镇)协调发展推进转型升级。二是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市场机制,加强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遏制投资投机,让住房回归住宅属性,形成合理的房价体系;第三,根据不同城市在房价体系中的作用和地位,采取“分级分市、政策落实”的房地产调控措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