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零拒绝”残疾儿童上学?NPC和CPPCC之声:提升全纳教育的专业能力

NPC和CPPCC报告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招商银行前行长马魏华在今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提交了九项提案。其中,”关于提高全纳教育专业能力和建立支持系统的建议”是唯一一项不涉及金融系统的建议。

全纳教育,又称“全纳教育”,是指包容所有学生,反对歧视和排斥,促进积极参与,重视集体合作,满足不同需求。其目的是使整个社会和学校能够接纳残疾儿童入学,并使他们能够像正常儿童一样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

记者了解到,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尚明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新荣等代表也将这一问题纳入他们的提案,呼吁关注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的残疾儿童的社会需求。

中国政府签署和批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正在向“零拒绝”的方向迈进。尽管在政府的推动下,包括残疾儿童在内的残疾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很大提高,但他们参与教育和就业仍然面临许多挑战。

据了解,李新荣对该提案的关注源于一次特殊的经历。她决定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李新荣曾经在村子里遇到一个孩子。他患有先天性精神疾病。尽管他在接受治疗后有能力照顾自己,但当他到了上学的年龄时,他既没有被普通学校接受,也没有被特殊教育学校接受。通过各方的努力,孩子进入了普通学校,但仍然没有学生身份。

与此同时,李新荣从关于正规班级教师状况和家长需求的抽样调查报告、全纳(综合)教育形式的分析以及关于政策倡导趋势的研究报告中了解到,27%曾就读普通学校的残疾儿童家长表示,他们被要求辍学,77%的教师曾经或曾经为有特殊需求的学生授课,但其中60%从未接受过特殊教育培训。

然而,尽管残疾儿童需要上学,但作为一所学校,他们不能做很多事情。

“残疾儿童有权接受义务教育,但作为一所学校,大多数普通学校缺乏足够的资源来开展包容性教育,特别是人力和技术资源。

“3月9日,一所学校的教学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针对这一问题,马魏华在提案的第一条中明确指出,普通学校的人力和技术资源不到位,导致在实施正规班级时未能实现全纳教育所要求的教育质量。在学校学习的残疾儿童或青少年,特别是智力发展和精神残疾的儿童,几乎得不到有效的专业支持,学校的学习只是坐在教室里或与教室混在一起。

根据推广计划(2014-2016年),许多学校设立了资源教室。但是,由于专业人才的缺乏,硬件资源的针对性和实用性普遍较弱,资源利用率低,不能充分发挥实际效果。

据了解,专业院校的教师相对短缺。据统计,2016年8所高校共有50名硕士研究生毕业,博士生总数不超过60名。

对此,李新荣的建议主张提高所有教师与全纳教育相关的专业能力,构建普通学校全纳教育支持体系,有效落实残疾儿童“零拒绝”入学原则,促进残疾儿童真正在普通教育体系中获得一体化、支持性的优质教育。

提升全纳教育专业能力真正的全纳教育不只是接纳残疾学生进入普通教育环境,而且能够通过为残疾学生提供合适的教育使其取得实质性的进步,那么,如何更有效地推动全纳教育?马蔚华建议,首先,解决当前最急迫的问题,在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试行)文件的基础上,出台正式明确的政策文件,依据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制定特殊教育专业证书制度和准入标准。提高全纳教育的专业能力真正的全纳教育不仅可以让残疾学生进入普通教育环境,还可以通过为残疾学生提供适当的教育而取得实质性进展。那么,如何更有效地推广全纳教育呢?马魏华建议,首先,为解决当前最紧迫的问题,应在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的基础上发布正式明确的政策文件(试行),并根据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制定特殊教育专业证书制度和录取标准。

通过这种方式,将建立所有能够实际登陆的特殊教育教师的职称评定制度,为他们提供合理的职业成长渠道。

其次,将全纳教育的来源和实施纳入普通学校绩效评估体系,贯彻“零排斥”原则,建立校长负责制的多学科支持团队,即由校长直接领导、班主任、学科经理、特殊教育教师和校外专家参与的全纳教育支持体系。

第三,地方特殊教育资源中心发挥作用,项目制和责任制相结合。在上述普通学校全纳教育支持系统的基础上,资源中心协助学校规范该系统,不断为学校普通教师提供全纳教育理念和工作方法的培训,并提高教师对有特殊需求学生的接受度。

此外,许多代表建议,应遵循《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试行)》确立的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深化教师教育改革,提高特殊教育教师培训质量,科学设置教师教育课程体系,改革教学方法,有效地将特殊教育教师培训与普通教育教师培训制度相结合,结束两者相互独立的现状。

同时,根据残疾儿童接受教育的能力和残疾程度,建立残疾儿童学前评估制度,将有助于残疾儿童进一步康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