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每日新闻:如何去现场下棋和打牌超过50%的民意调查:种族对立恶化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六十周年,朝野都慎重以对。今年是228事件60周年,政府和人民都小心翼翼地保持正确。

根据我们的民意调查,虽然78%的人认为没有必要强调228事件的历史意义,但政治人物对省级国籍问题的操纵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痛苦。51%的人认为种族对立正在恶化,比去年增加了12%。

调查发现,多达78%的人主张在导致台湾民族对立的228事件中抛开历史包袱,只有9%的人认为有必要强调这一历史教训。即使是228事件受害者的家人也希望让痛苦过去,只有17%的人主张继续调查。

尤其是在政治活动或选举期间,67%的人感到种族对立,只有25%的人没有。在日常生活中,虽然只有31%的人认为存在民族问题,但与去年的调查结果相比,在政治和日常生活中感受到民族对立的比例增加了5-6个百分点。

此外,抱怨台湾种族对立日益加剧的人数从去年的39%增加到51%,增加了12个百分点。只有12%的人确认种族对立有所改善,提高了8个百分点。

通过分析台湾种族对立的原因,70%的人将此归咎于对政治人物的蓄意操纵,而只有10%的人认为族群之间存在冲突。

在认为政治人物应该为民族反对派负责的人中,46%的人认为民进党应该为民族政治反对派承担最大责任,比去年上升了9个百分点。11%的人指责国民党,39%的人没有问题。

调查于2月14日至15日晚进行。成功采访了868名成年人,另有355人拒绝访问。在95%的置信水平下,采样误差在正负3.3个百分点之内。

这项调查是基于对中国台湾最后两位居民电话号码的随机抽样。

张伯牙批评政府:选举一举行,今年的228联合新闻网/本报记者/综合报道2007-02-26就迎来了228事件60周年,这仍然是影响台湾在中国发展的历史事件。头40年是政治禁忌,没人敢碰。随着限制的解除和未来20年的开放,这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权和谴责责任,这使得本已困难的真相更加混乱和纠结。

禁忌话题有多可怕?前内政部长张博雅称之为“无可奉告”。当时,我的母亲(许世贤)当选,选举监督人坐在公共政党下面。站台上有红灯。当提到禁忌话题时,选举监督员会拿到彩票,并根据红灯检查信用报告灯。有一次我妈妈发表演讲,她只是说“228事件中的市长孙志军”。红灯立即亮了。根据规定,红灯亮了三次,资格可以取消。

1978年,第一座228纪念碑在嘉义市竖立。

当时,张市长博雅表示,当贾谊提议竖立纪念碑时,省主席邱创焕立即打电话表达了她的关切。她认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以后再谈”。

当人们谈论它时,政府不能避免在党外谴责它。

77年,官方在46年内首次发布了杨良工的228份调查报告。

1979年,高中历史教科书包括了228事件。行政院成立了“228事件特别工作组”来处理228事件的后果。81年,行政院发布了“228事件研究报告”,首次公开了警察局的相关档案。

立法院和行政院开始默哀,纪念228人的记忆和声明。

84年,228纪念馆在台北228公园落成。李登辉总统还就“国民政府在1947年犯下的暴行”向全国公开道歉

立法院还通过了228事件处理和赔偿条例。行政院成立了228基金会,并开始处理228事件的后果。

86年,连战、才真旺姆全、陈水扁和其他人揭秘后,228纪念碑立即被损坏和摧毁。“无文字纪念碑”的情况反映了中国台湾社会228事件的复杂性。

随着对228基金会赔偿的审查,越来越多的流血和流泪的故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受害者正在努力争取和平。

许多名人不知为什么就消失了。有些人无缘无故遭到殴打和逮捕。他们可能得不到补偿。从一个基地到60个基地,无论多少钱都无法平息受害者的不满。更多的愤怒将指向政府,向国民党谴责。

为了“寻求真相”,228基金会发布了一份关于责任归属的报告。罪魁祸首是蒋介石。非政府研究抗议基金会出于政治目的歪曲历史。

民进党政府进一步推动去中国化和去蒋化。国民党攻击了政治行动。才真旺姆-全州甚至说未来的政府应该改变历史。政党的运作加深了228年的裂痕。

在谈到纪念碑的动机时,张博雅说,他希望中国台湾人民吸取教训,不再有民族纠纷。这是人们相处的方式。“所以当时我们在纪念碑下埋了一本圣经。

然而,张博雅批评现任民进党政府“总是在选举一举行就把228事件带走”。这种方法不是寻求真相与和解,而是分裂族裔群体,这与她推动228建立纪念碑的初衷背道而驰,她期待回顾历史并带来和平。

“国民党在处理二二八问题上犯了错误,牺牲了许多人,但受害者既有外省人,也有外省人。区别只是有多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