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万亿体育产业是中国资本在世界各地踢足球的下一个渠道

欧洲杯比赛充满了激动人心的气氛,而首都战场又呈现出另一种激动人心的气氛。

经过几轮比赛,苏宁最终赢得了意大利巨人国际米兰70%的控制权,这也是中国首都首次控制一家大型国际足球俱乐部。

早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从事国际并购多年的郭芙富民集团董事长王诗雨对记者预测,“几年后,世界上许多著名球队都在为中国首都踢球。

“当时,万达集团已经赢得了马德里竞技20%的股份。意甲和英超也报道了中国资本干预的消息。

无论是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跃升8000美元,还是国务院“46号文件”计划培育5万亿体育产业,都标志着中国体育产业进入了爆炸性增长时期。

在此基础上,该行业更关心如何将体育资源与自身的商业模式相结合,而资本则更关心如何攫取核心资源,尤其是顶级的国际竞争资源。

与中国资本在世界各地发起的上一轮矿产和能源并购相比,这一轮国际并购不再仅仅是一窝蜂的收购,而是专注于将资本和金融放在前端,利用它们极其敏感的嗅觉来控制风险。

自2014年以来,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国超级联赛的万达集团选择不续约,而是投入更多精力将中国年轻球员输送到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

当外界希望曾经创造了意甲传奇的万达能够在超级联赛中培养出一个新的俱乐部时,万达集团在2015年初转而购买了西班牙马德里竞技俱乐部20%的股份。一个月后,万达集团购买了瑞士方盈体育传媒集团100%的股份。

当时,外界没有清楚地看到万达集团在体育行业的意图。直到去年年底,王健林才在一个公开论坛上阐述了他对体育产业的看法。核心是先盈利。

用王健林的话说:“依靠社会投资的是体育产业,它能够养活自己,甚至能够赚钱。依靠政府投资生存的是体育产业。

“与此同时,更多的中国资本正在关注一些世界顶级竞争资源。与商业运作成熟的职业篮球和美国橄榄球联盟相比,处于国际足球巅峰的欧洲足球俱乐部更加开放。

去年,包括意甲AC米兰、英超曼城和法国圣日耳曼在内的俱乐部都报道了与中国首都的合作。

然而,以下结果已经实现:万达集团去年收购了马德里竞技20%的股份,苏宁集团今年收购了国际米兰70%的股份。

然而,在王健林看来,投资足球俱乐部只位于体育产业的高端。只有在高端经营顶级国际竞争,并在低端代理这些品牌竞争的广播和营销权的公司才是真正的高端。

“体育产业的核心在于超级游戏的知识产权资源。

“光大证券总裁冯雪也持有类似观点。

另一方面,就联赛运营、转播权和营销权而言,国内中超联赛中空不多。此外,在一些资本方看来,由于一些价格虚高,加上一些系统性阻力、法律环境不成熟、信息透明度低等因素,无论是在外国球员的价值还是在俱乐部运营方面,中超都不受资本青睐。

对于国际顶级赛事的运营,目前中国资本还难以介入,而在这些赛事运营的转播权和营销权环节上,继去年万达集团买下瑞士盈方体育100%股权之后,今年5月底,暴风集团又联合光大证券成立并购基金,买下了MP&SilvaHoldingsS.A.(下称“MPS”)65%的股权。目前,中国资本仍难以参与顶级国际竞争的运作。在这些比赛的转播权和营销权方面,万达集团去年收购瑞士方盈体育100%的股份后,暴风集团加入光大证券成立了合并基金,并于今年5月底收购了MP&amp。森林控股公司。a股(以下简称“MPs”)65%的股权。

MPS联合创始人安德烈·拉德·里扎尼(Andre Rad Rizani)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国际体育产业的大部分主要收入来自付费电视,尤其是足球比赛,其版权收入约占80%,而中国可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免费向观众提供顶级赛事直播的国家之一,媒体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广告收入。

“随着互联网等数字平台的推广,中国未来可能会采用这种支付模式,更多新资金和新技术的引入也将让更多人选择新技术平台观看体育赛事。

”安德烈·路德·里扎尼说。

此前,来自中国文化产业基金的奥林匹克体育强国(Olympic Sports Power)以80亿元人民币从中央电视台获得了中国超级联赛电视公共信号的制作和版权,为期5年。

在中央电视台体育系工作了16年的马国立,今年4月成为乐视体育副主席,负责整个乐视体育。在他看来,传统电视依靠单一模式的广告收入,并且年增长率是恒定的。然而,互联网技术通过连接每个用户,然后连接电子商务平台和离线活动,带来了比传统电视更大的盈利模式空。

马国立说,在未来五年,将会有三四个国内体育团体。除了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其他两三个将来自互联网公司。

如何在中国着陆?对这些中国买家来说,夺取国际顶级竞争资源不是目标。在金融和资本背后,如何组织国内业务是关键。

此前,中国在制造业并购国际化方面积累的经验是,已经成长了30多年的中国工业体系,在商业逻辑上与欧美积累了数百年的工业文明体系大相径庭。因此,并购后的整合会带来许多不便。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诗雨提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之前,应该先放开资本,即“先融资,后工业”。完成并购后,应逐步将资源引入中国进行整合。

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张发强认为,中国的体育产业绝不是一个资源导向型的大产业。中国应该引进更多的外国技术、人才和管理体系,为中国乃至世界体育产业创造和培育一个生态系统,而不是简单的购买、购买和购买。

“鉴于中国人的消费特点,你很难向用户收取单一内容的费用,所以我们正在考虑是否可以尝试互联网用户愿意在体育行业付费的模式。

“刚刚进入体育产业的暴风集团董事长冯欣认为,这显然比照搬欧美商业模式更现实。

在这次收购国际米兰之前,苏宁已经在三年前收购了互联网视频广播平台PPTV。这些互联网流量的最终受益者是苏宁的电子商务平台,该平台已经运行多年。

在足球俱乐部的运营模式中,传统的商业模式依赖于商业赞助。一些顶级俱乐部可以输出年轻球员训练和一些品牌文化等技能,而在教育和商业发展中,需要在俱乐部平台上培养一个完整的球迷体系。

万达集团成为马德里竞技的股东后,获得了五项承诺,主要内容是帮助中国年轻球员的训练计划,包括在马德里建立新的青年训练中心,在中国开设足球学校,以及选拔优秀球员加入马德里竞技的一、二线球队。

据悉,体育行业的青少年培训具有很强的落地性,青少年培训项目瞄准的人群也是中国体育人口最集中的大学生。

2015年,万达集团以6.5亿美元收购美国世界钢铁侠公司,并立即开始推动品牌登陆中国。今年10月和11月,比赛将在合肥和厦门领先。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距离合肥市60多公里的巢湖市打算引进占地2000多亩的万达体育城,并计划举办合肥世界铁人三项赛。

除了万达倡导的线下运营模式,国内互联网公司更注重技术创新带来的红利。

中国文化产业基金常务董事徐志豪表示,这种技术创新一方面是竞赛观赏体验的创新,类似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引入,另一方面是通过一些设备和技术来帮助体育爱好者缩小专业和业余之间的差距,使他们不再觉得专业运动只是为了观赏,而是可以每天参与其中,从而带来一些商业机会。

发表评论